橘子橘子我是阿向

看到队友最后几秒换了黄忠,我果断换蔡文姬,简直不要太适合,表白这个凯,看到我一个人守上路,都没4,才三级就来支援我,第一次遇见这么早支援人的队友,好感动,每次开技能就乖乖回来吃奶,看到我丝血被追,同样丝血的凯凯居然回头来救我,然后我俩丝血成功击杀虞姬,虽然忠哥很厉害,但是凯真的好暖啊,每次团战都走在最前,撤退跑了也要回来救我😍

小样儿,和我solo,你还年轻呢

心碎了💔幸好不是排位,心疼我的守约,胜率都掉到42了,哇的哭出声😭😭😭😭😭

这叫什么?这就是敌我庄周的差距,塔?不存在的,残血,我一定追得上,我残血,你一定追不上😎越塔杀人,轻轻松松,谁叫我皮厚,阿轲你切半天也没用😈装备都随便出了,对面还是菜

荼丰――错过 2

“谢谢你救了我”

夜晚,神荼盘腿坐在地上,轻声说道。

丰绅略直起上身看着他,脑袋摇了摇,歪着头的样子实在是可爱,他干脆爬了起来,从山洞中唯一的柜子里翻出来了一件毯子递给神荼。

神荼有些不知所措,礼貌地道谢,丰绅冲他笑了笑,自己又爬回了石床。

缘分或许就是那么的神奇,神荼想:

翌日清晨。

当神荼睁开双眼后,看到的就是面前的一张俊脸,他似乎没想到自己突然睁眼,着实被吓了一跳,又因为偷窥被发现而红了脸。

神荼万年冰山脸突然勾起一抹微笑“早”,他听见自己说:“丰绅”

丰绅笑着点了点头,指了指石桌上的东西。

那里摆着不少的野果,神荼心想:这人应是一直吃这些

莫名有些心疼,他问道:“你每天都吃这个吗?”

丰绅摇了摇头,跑过去拿起桌子上的翠绿的树叶,又指了指野果,突然咬了一口树叶开始咀嚼。

神荼赶忙让他吐出来,丰绅有些不解。

“没有果子你就吃树叶?”

丰绅点点头,神荼心中一怔,顿时怜爱之心大发,他问道:“山里面有野鸡野兔吗?”

一个小时后,二人吃上了香喷喷的烤鸡。

神荼看着丰绅努力保持优雅实则急切的在吃东西的样子,心头好笑,目光不经意瞥到他赤裸的双足,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。

或许是两人缘分未尽,本来丰绅是要带神荼下山的,天公却没有作美,半路上下起了哗啦啦的大雨。

两人狼狈地又回到了山洞,将衣服脱了放在火边考,丰绅怕神荼着凉,把收起来的毯子又给了他,神荼干脆把丰绅也拉了过来,两个人缩在毯子里。

“你有想过离开这里吗?”神荼问道。

丰绅略有些迷茫,他从来没想过离开这里,何况他也不知道该去哪儿。

“你跟我一起走怎么样?”神荼握紧了自己的双手,“让我来照顾你。”

丰绅双眸波光流动,眼神一亮,他看着神荼,点头如捣蒜。

大雨一直持续到了晚上才停,俩人一起躺在石床上,裹着小毯子依偎在一起相互取暖,丰绅安静地看着神荼,这是他救过的第三十六个人,但却是唯一一个想要照顾自己的。

山下的生活,会是什么样的呢?

丰绅天马行空地幻想着。

荼丰――错过

私设私设,ooc严重突破到天际了,不知道tag打对没?错了我好及时纠正😉

神荼抬头看着浓密的树叶,视线扫过钻进来的阳光,不由自主地咪起了眼睛,大概再过三个小时就要天黑了,然而,他已经在树林里转了一天了,此时他就站在自己两个小时前标记了的树前。

他迷路了。

只不过是和安岩胖子几人出来夏令营,结果一觉醒来,他们不见了,只剩下自己躺在草丛上。

他想,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厉害的东西。

神荼在原地休息了十分钟后,再度站起来寻找下山的道路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夜幕如期而至,然而他依旧还没有找到下山的路,神荼心中有些着急,他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,握紧了惊蛰,默默念着咒语。

也不知走了多久,神荼忽地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,这下糟了,他不动声色地往前走,暗暗留心身后。

走了一会儿,他完全可以肯定身后有人,但是身后的人路似乎一点都没有隐瞒,只是不近不远的跟着,神荼有些疑惑,他停住脚步,身后的东西也停了下来。

神荼暗暗深呼吸,猛地转过身去。

那是个人!

黑夜里,他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,但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人愣了一下,神荼冷声问道:“你是谁?跟着我做什么?”

那人慢慢挪了过来,借着渗透过树叶的月光,神荼终于看清了对面的人。

说是面如冠玉也不违过,头上戴着的是清朝的官帽,一双乌黑的眼睛正静静地注视着神荼,那人轻轻眨了一下,羽睫颤动,好似扫进了神荼的心。

高挺的鼻梁下,是淡淡的粉色的水唇。

一身的清代打扮,神荼短暂地惊艳过后进步警惕了起来,他沉声再问: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那人还是不说话,神荼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,暗暗蓄力。

突然,那人身形一晃,嗖地嘲神荼冲过来,神荼足尖一点完美躲过,冷不防却听到了一声尖锐的惨叫。

神荼循着声音看去,自己之前站的位置一只巨型蝎子正倒在地上,而那人,则是理了理自己的官服。

他突然抬手指了指神荼,又指了指地上躺着的死蝎子,手忙脚乱地比划着。

神荼看着蝎子的尾巴,心想被扎一下估计不死也残,对面前的人倒是没那么防备了。

“你刚才救了我,多谢”。

那人歪着头,露出一个单纯的笑容。

神荼接着问他:“你住在哪儿?我送你回去”

刚说完他就想咬舌头,看之前这人一招解决毒蝎子,估计比自己还厉害,那需要送?

那人思考了一番,伸手比划了一下,示意神荼跟上。

神荼犹豫了一番,最终还是跟上了。

二人在树林里面穿梭,周围静得只有彼此的呼吸声,连虫鸣鸟叫都没有。

神荼盯着走在前方的年轻人,思索着这荒郊野岭的,不知道这人要去哪儿,正思考间,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。

“哇……哇……哇”

竟然是婴儿的啼哭声,神荼一愣,正准备回头去寻找声源,谁料前面的人突然拉住了自己,漆黑的眼眸中明明白白透露出一个信息:不能去。

神荼突然警惕了起来,山林间怎么可能会有婴儿哭声,估摸着是什么邪魔才对。

那人拉着神荼,步行速度不仅加快了几分,而神荼却发现,面前的人,有呼吸……却没心跳……

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,那人带着神荼到了一处山洞,神荼进去后发现里面是由窄变宽的,洞口处还有很多爬山虎掩饰,一般人很难找到。

进去后,入眼的是正前方的用树藤和树干制作的秋千,秋千很大,估计坐个三四个人没有问题,接着是位于秋千左边的约莫七八尺的石床,右边的圆形石桌,而最里面,有水声传来,神荼放眼望去,竟然是大约三十平方的水池,水池上面还建了供人通过的桥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简单的家具。

神荼看向面前的人,视线撞上对方的眸子,忍不住有些耳朵红,默默低下了头,入目的却是一双赤足,原来这人一直都是光着脚的。

脚上有不少的脏东西,还有不少细细的伤口!

他有些触动,却不知该从何说起,只得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你一直住在这儿?”

那人乖巧地点点头。

“你叫什么?”

那人走到床边,伸手在枕头底下找了找,拿了个东西过来递给神荼,神荼接过,赫然是一块做工惊喜的玉佩,上面刻着“丰绅”。

“丰绅……我是神荼。”

丰绅露出笑容,指了指石床,自己则走到了秋千前做了下来。

神荼摇头:“你睡床吧,我打坐就行。”

丰绅摇头,依旧指着床。

神荼问他:“脚怎么样?”

那人呆呆地摇了摇头。

神荼心想这人真是可爱,“去床上吧,我睡不习惯石床。”

丰绅似乎没想到这个,明显地错愕了一下,自己又回到了床上。

神荼问他:“你在这儿呆了多久。”

丰绅摇了摇头,他完全记不清了。






卸载了王者又要安装回去,赵云!!!!买了再卸载😂😂😂😂

心心念念的慕容白还是没有出场😂😂😂

【越恭——为魔】第七章

ooc到天际了,慎入



两人关好门回了临天阁,装作什么事儿都没有,该给陵越换药就给陵越换药,该吃饭就去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二人到了食堂,正好遇到陵端打完饭正准备回位置上去,少恭唇角一扬装作天真状跑了过去,‘嘭’地一下撞掉了陵端的饭,男孩也被撞摔在了地上,屠苏赶忙跑过去,关切问道,”少恭,你没事吧?”

 

少恭故作委屈地,眼眶微红:“屠苏,我……”

 

不待他说完,陵端立马打断,只见他怒目而视,大吼道:“欧阳少恭,你居然敢撞倒我的饭,你难道不知道天墉城一天只可以打一次饭吗?”。

 

少恭立马哭了出来,“大师兄,二师兄欺负我,不禁撞了我不道歉还凶我,呜呜呜呜……,我要找师尊,找掌教真人评理呜呜呜呜……”边哭边哽咽,眼眶红红的,看上去分外可怜。

 

陵端哪见过这仗势,一听要去见掌教真人和执剑长老立马急了,辩驳道,“分明是你撞上来的关我什么事儿?欧阳少恭你污蔑我。”

 

少恭才不管他,只是一个劲儿的哭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惹得周围的师兄弟对陵端指指点点,肇林赶紧劝道,“二师兄,你快给欧阳师弟道个歉吧,他都哭成这样了。”

 

“我为什么要道歉,明明是他的错。”陵端愤愤道。

 

“胡闹。”威严的声音传来,一群孩子集体看向门外,掌教真人皱着眉头,冷声说道,“陵端,你身为二师兄,不爱护师弟,反而对师弟恶语相向,罚你去打扫天梯一个月。”

 

“掌教真人……”陵端忙辩解,“是欧阳少恭……”

 

“还不快去!”掌教真人冷声喝道,陵端吓得一个激灵,不甘不愿地去接受惩罚,而作为受害人的少恭则被掌教真人安慰了一番,顺道因为被师兄弟欺负的原因吃了好几顿好的。

 

百里少侠目瞪口呆,从来不会撒娇卖萌的小少侠感觉小师弟好厉害。

 

所以说端哥,不作就不会死啊。

 

第二天天墉城就传出二师兄浑身长满疹子的八卦。

 

当然,这些都跟少恭没有半毛钱关系,屠苏表示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

知道真相的凝丹长老,咬牙切齿地琢磨着怎么把欧阳少恭挖过来给自己当徒弟。

 

几天后少恭去后山给屠苏送饭,远远就看见了几个人围着自己家师兄,立马跑了过去,近看居然是陵端,不管三七二十一少恭立马戒备,“二师兄找屠苏什么事儿?”

 

陵端带着肇林陵广陵义陵孝过来本是找屠苏麻烦,却也没想到会遇到欧阳少恭,真是冤家路窄,“我找他关你什么事儿?”

 

少恭一把把屠苏拉到自己身后,不过七八岁的孩子偏偏气势不小,小脸一扬,冷哼一声,“天梯扫完了吗?我这就去禀告掌教真人,你违抗师命,欺负同门。”

 

陵端一听这事就来气,恶狠狠地说:“欧阳少恭,你有本事别告诉掌教真人,我和你单挑。”

 

少恭才不理他,眉梢一挑,笑道:“你有本事别带其他人,自己和屠苏打啊,你敢吗?”

 

陵端气得浑身发抖,他要是自己打得过百里屠苏哪里还会带人过来,恶声恶气地吼道:“总有一天我会把百里屠苏赶出天墉城,你等着吧,哼。”

 

少恭比陵端矮半个头,抱胸蔑视道,“我会把你的话一字不落地告诉芙蕖师姐。”

 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你你……你给我等着”陵端气结,重重地哼了一声,转身一把推开肇林和陵广就离开,其他的小跟班乖乖跟上。

 

哼哼哼,哼什么哼?少恭不屑地想到,扭头看向木讷地小少侠,恨铁不成钢地训说道,“屠苏,你又不是打不过他,对付陵端这种人就应该来硬的,打得他怕。”

 

屠苏开口:“欺负同门是要被逐出天墉城的,我不想师尊为难。”

 

少恭看他低下头,声音听起来十分委屈,挠了挠头,说道,“你说的也对,算了,我给你拿饭了,你先吃吧,我去找大师兄去了。”

 

屠苏点点头,少恭摆摆手就离开了。

 

等小孩蹦跶到临天阁后,推开门就扑了过去,屋里的陵越刚换好衣服宠溺地接住他,揉了揉他的头发,笑道,“回来了,吃饭没?”

 

“还没有,想喊你一起去吃,嘻嘻。”

 

陵越如今伤好了大半,也想出去走走,于是愉快地答应了少恭,欢欢喜喜的拉着他去吃饭,出门时才注意到少恭腰间一块奇怪的配饰,问道,“少恭,你腰间的是什么东西?”

 

少恭低头看了看,说,“烛龙之鳞,世尊给我的。”

 

“那可要收好了。”陵越笑着说道。

 

好不容易陵越终于伤全部好了,少恭也没有借口可以继续不去早课了,只好跟着大家一起练剑,奈何结果实在是,惨不忍睹,陵越只好在大家练完之后拉着他去后山练习。

 

八岁的孩子是调皮的,九岁的孩子也是调皮的,十岁的不仅调皮,还有些叛逆,十一岁的更叛逆了。

 

十二岁的少恭个子窜了又窜,脾气也是见涨,于是乎,二师兄一众弟子就倒霉了。

 

不是今天偷偷给小师弟下药,就是明天给陵端推销广场舞麦丽素,或者送一些稀奇古怪的药给芙蕖,美名其曰美颜丹。

 

到后来,整个天墉城,除了长辈们以及陵越,大家一看到少恭笑眯眯地讲解某某丹药的性能的时候,二话不说,就是跑。

 

其实少恭真疯起来的时候,陵越……也逃不掉!

 

这日天朗气清,万里无云,阳光明媚。

 

屠苏打算带着阿翔出去玩,才刚走出临天阁,就和迎面而来的小师弟撞了个正着。

 

少侠忙退后几步,站定了才发现少恭脸色苍白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,屠苏关切地询问:“少恭,你怎么了?这欺负你了?”

 

少恭咬着唇瓣,硬是不哭出来,哽咽道:“陵越罚我去后山面壁思过一个月。”

 

“我去教训他……什么?大师兄罚你?”屠苏觉得自己耳朵可能坏了,大师兄平时对少恭,已经偏袒到毫无底线的地步了,简直是含着怕化了,捧着怕被吹走了,抱住怕被咯着了。

 

没想到有一天大师兄也会处罚小师弟。

 

屠苏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看少恭这样子就知道对方多难过了,只得干巴巴地安慰道:“大师兄可能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

少恭红着眼眶,没说话,错开了屠苏就走了。

 

百里少侠不放心,不过又不好跟上去,阎王打架小鬼遭殃,他怕少恭一个不顺心又给自己喂药,真是心塞啊。

 

天墉城的夜晚并不温暖,尤其是现在还是春天,少恭伤心难过,也没带多少衣服就去后山了,加之平时不怎么喜欢练剑修习,此刻难免感觉到寒冷。

 

四周的墙壁虽然可以遮挡一些寒风,但还是架不过夜里的孤冷,‘嘶’一阵寒风刮进来,少恭冷得赶紧背过身去,不停地搓着双手,感觉自己手脚都要冻麻了。

 

被大师兄处罚,现在又是这样糟糕的坏境,少恭心里难受得想哭,一气之下伸手一拳打出去,却不想对面其实是墙,然后,华丽丽地手疼了。少恭将自己缩在一块儿,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心里委屈得不停地骂陵越,琢磨着出去了一定要狠狠地整他。

 

 

少恭哈着气,默默地揉着手,却不料肩膀的突然多了一物,他扭头一看,竟然是一床被子。

 

扭头一看,可不就是天墉城光风霁月的大师兄嘛。

 

陵越拿被子裹住他,一脸无奈地唠叨:“怎么这么不懂事,后山阴寒,应该多带点保暖物品上来的,万一生病了呢?还去打墙壁,受伤了可怎么办?说自己长大了,结果就是这么没有分寸?”

 

虽然知道这人是担心自己,但少恭并不买账,冷哼一声撤掉被子,淡淡嘲讽道:“大师兄不去降妖除魔,来这儿做什么?若是耽误了大师兄救济天下,少恭可担待不起。”

 

陵越轻笑一声,“怎么?还在生气?看来一个月的时间不够你反省的,应该多加几个月。”

 

“正好,后山清静,少恭也好静下心来慢慢清修,大师兄,请回吧。”小师弟不咸不淡地回击。

 

陵越仿佛并不在意一般地点点头,“那好,我走了”

 

少恭气结,脸上还要装作毫无在乎的样子,“不送。”

 

“哎呀,少恭你头顶有蜘蛛。”

 

少恭瞬间瞪圆了眼睛,吓得语无伦次,“蜘蛛?在哪里?在哪里?快把他赶走,快赶走他……”

 

恶趣味的大师兄噗嗤一声就笑了,少恭紊时呆了一下,转瞬立马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,顿时气得火冒三丈,嗖地站起来就要打陵越。

 

陵大侠不躲不闪,反而一把将少恭给拉进怀里抱住,任凭小师弟如何气愤打骂都不放手,少恭虽然生气,也没有下重手,心里越想越觉得委屈,眼眶登时又红了。

 

不怪他矫情,而是陵越从来没对他说过一句重话,突然就要罚他,少恭到现在还有点难以置信,就算是被紫胤真人掌教真人罚他都没觉得怎么样,但是换了陵越,他就是接受不了。

 

两人都不说话,少恭被抱着,陵越从他后背输入灵力,保证少年不被寒气侵袭。

 

良久,少恭才开口问道:“你不是不喜欢我吗?找我做什么?”

 

陵越觉得自己跟不上少恭的脑回路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你了,你可不能冤枉我。”

 

“你都罚我了,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?”

 

“爱之深责之切。”

 

“那我不要你的爱了,我不稀罕你了。”

 

陵越被他逗笑了,不顾对方的阻拦揉了揉少恭的头发,温柔地说道:“你不稀罕我,我可稀罕你了。”

 

少恭柳眉一横,怒道:“没见过这样稀罕人的,你出去。”边说边指着洞口,气势汹汹地恨不得对陵越咬上一口。

 

大师兄也不着急,慢悠悠地问他,“那你说说我罚你,哪儿做错了?你抓毒蛇放在师弟们的床上,若不是凝丹长老及时救治,可能他们就死了,视他人性命为儿戏,你觉得自己做得很对?”

 

少恭一听有些心虚,但是碍于面子还是不肯低头,嘟囔道:“那不是没死吗?”

 

陵越被他气笑了,反问道:“那如果被毒蛇咬的人,是我呢?或者是屠苏被咬呢?难不成都是只要没死就成?”

 

少恭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,默默低下头去。

 

陵越接着说:“毒蛇虽然没要了师弟的命,但是小师弟却因为毒液要在床上躺上几个月,中毒之时,痛苦难忍,苦苦挣扎,感受着自己的生气被一点点的夺走,解毒之后,只能在床上躺着,,还要忍受解毒后的副作用,浑身麻痹,说不出话来,无法同别人嬉笑打闹,无法练剑修习,更无法自己照顾自己,如同废人,你说,罚你一个月,算不算过分?”

 

少恭本就心虚,听了陵越说得话后更是羞愧,他低声说道:“我只是想捉弄一下他,而且,我也随身带着解毒丸,只是没想到那蛇毒那么厉害,解毒丸也不管用。”

 

陵越看他头耷拉着,心想小师弟也只是太过顽劣了,本质还是好的,随即顺着他说道:“我知道少恭并不是真想对小师弟如何?可是别人不知道,试想,如果哪位师弟真出事儿了,他的朋友们,难道就不会难过?万事三思而后行,以后切记不可再随性而为了,也要考虑一下后果,明白吗?”

 

少恭被教训了一顿,也不反驳,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,“明白了,以后我不会乱来了。”

 

陵越看他耷拉着脑袋的样子,心想:果然还是要把事情说严重一点好,这小子也太无法无天了。


荼丰真的冷得我瑟瑟发抖😭😭为什么没人产粮,感觉自己快饿死了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