橘子橘子我是阿向

荼丰――错过

私设私设,ooc严重突破到天际了,不知道tag打对没?错了我好及时纠正😉

神荼抬头看着浓密的树叶,视线扫过钻进来的阳光,不由自主地咪起了眼睛,大概再过三个小时就要天黑了,然而,他已经在树林里转了一天了,此时他就站在自己两个小时前标记了的树前。

他迷路了。

只不过是和安岩胖子几人出来夏令营,结果一觉醒来,他们不见了,只剩下自己躺在草丛上。

他想,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厉害的东西。

神荼在原地休息了十分钟后,再度站起来寻找下山的道路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夜幕如期而至,然而他依旧还没有找到下山的路,神荼心中有些着急,他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,握紧了惊蛰,默默念着咒语。

也不知走了多久,神荼忽地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,这下糟了,他不动声色地往前走,暗暗留心身后。

走了一会儿,他完全可以肯定身后有人,但是身后的人路似乎一点都没有隐瞒,只是不近不远的跟着,神荼有些疑惑,他停住脚步,身后的东西也停了下来。

神荼暗暗深呼吸,猛地转过身去。

那是个人!

黑夜里,他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,但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人愣了一下,神荼冷声问道:“你是谁?跟着我做什么?”

那人慢慢挪了过来,借着渗透过树叶的月光,神荼终于看清了对面的人。

说是面如冠玉也不违过,头上戴着的是清朝的官帽,一双乌黑的眼睛正静静地注视着神荼,那人轻轻眨了一下,羽睫颤动,好似扫进了神荼的心。

高挺的鼻梁下,是淡淡的粉色的水唇。

一身的清代打扮,神荼短暂地惊艳过后进步警惕了起来,他沉声再问: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那人还是不说话,神荼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,暗暗蓄力。

突然,那人身形一晃,嗖地嘲神荼冲过来,神荼足尖一点完美躲过,冷不防却听到了一声尖锐的惨叫。

神荼循着声音看去,自己之前站的位置一只巨型蝎子正倒在地上,而那人,则是理了理自己的官服。

他突然抬手指了指神荼,又指了指地上躺着的死蝎子,手忙脚乱地比划着。

神荼看着蝎子的尾巴,心想被扎一下估计不死也残,对面前的人倒是没那么防备了。

“你刚才救了我,多谢”。

那人歪着头,露出一个单纯的笑容。

神荼接着问他:“你住在哪儿?我送你回去”

刚说完他就想咬舌头,看之前这人一招解决毒蝎子,估计比自己还厉害,那需要送?

那人思考了一番,伸手比划了一下,示意神荼跟上。

神荼犹豫了一番,最终还是跟上了。

二人在树林里面穿梭,周围静得只有彼此的呼吸声,连虫鸣鸟叫都没有。

神荼盯着走在前方的年轻人,思索着这荒郊野岭的,不知道这人要去哪儿,正思考间,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。

“哇……哇……哇”

竟然是婴儿的啼哭声,神荼一愣,正准备回头去寻找声源,谁料前面的人突然拉住了自己,漆黑的眼眸中明明白白透露出一个信息:不能去。

神荼突然警惕了起来,山林间怎么可能会有婴儿哭声,估摸着是什么邪魔才对。

那人拉着神荼,步行速度不仅加快了几分,而神荼却发现,面前的人,有呼吸……却没心跳……

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,那人带着神荼到了一处山洞,神荼进去后发现里面是由窄变宽的,洞口处还有很多爬山虎掩饰,一般人很难找到。

进去后,入眼的是正前方的用树藤和树干制作的秋千,秋千很大,估计坐个三四个人没有问题,接着是位于秋千左边的约莫七八尺的石床,右边的圆形石桌,而最里面,有水声传来,神荼放眼望去,竟然是大约三十平方的水池,水池上面还建了供人通过的桥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简单的家具。

神荼看向面前的人,视线撞上对方的眸子,忍不住有些耳朵红,默默低下了头,入目的却是一双赤足,原来这人一直都是光着脚的。

脚上有不少的脏东西,还有不少细细的伤口!

他有些触动,却不知该从何说起,只得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你一直住在这儿?”

那人乖巧地点点头。

“你叫什么?”

那人走到床边,伸手在枕头底下找了找,拿了个东西过来递给神荼,神荼接过,赫然是一块做工惊喜的玉佩,上面刻着“丰绅”。

“丰绅……我是神荼。”

丰绅露出笑容,指了指石床,自己则走到了秋千前做了下来。

神荼摇头:“你睡床吧,我打坐就行。”

丰绅摇头,依旧指着床。

神荼问他:“脚怎么样?”

那人呆呆地摇了摇头。

神荼心想这人真是可爱,“去床上吧,我睡不习惯石床。”

丰绅似乎没想到这个,明显地错愕了一下,自己又回到了床上。

神荼问他:“你在这儿呆了多久。”

丰绅摇了摇头,他完全记不清了。






卸载了王者又要安装回去,赵云!!!!买了再卸载😂😂😂😂

心心念念的慕容白还是没有出场😂😂😂

【越恭——为魔】第七章

ooc到天际了,慎入



两人关好门回了临天阁,装作什么事儿都没有,该给陵越换药就给陵越换药,该吃饭就去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二人到了食堂,正好遇到陵端打完饭正准备回位置上去,少恭唇角一扬装作天真状跑了过去,‘嘭’地一下撞掉了陵端的饭,男孩也被撞摔在了地上,屠苏赶忙跑过去,关切问道,”少恭,你没事吧?”

 

少恭故作委屈地,眼眶微红:“屠苏,我……”

 

不待他说完,陵端立马打断,只见他怒目而视,大吼道:“欧阳少恭,你居然敢撞倒我的饭,你难道不知道天墉城一天只可以打一次饭吗?”。

 

少恭立马哭了出来,“大师兄,二师兄欺负我,不禁撞了我不道歉还凶我,呜呜呜呜……,我要找师尊,找掌教真人评理呜呜呜呜……”边哭边哽咽,眼眶红红的,看上去分外可怜。

 

陵端哪见过这仗势,一听要去见掌教真人和执剑长老立马急了,辩驳道,“分明是你撞上来的关我什么事儿?欧阳少恭你污蔑我。”

 

少恭才不管他,只是一个劲儿的哭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惹得周围的师兄弟对陵端指指点点,肇林赶紧劝道,“二师兄,你快给欧阳师弟道个歉吧,他都哭成这样了。”

 

“我为什么要道歉,明明是他的错。”陵端愤愤道。

 

“胡闹。”威严的声音传来,一群孩子集体看向门外,掌教真人皱着眉头,冷声说道,“陵端,你身为二师兄,不爱护师弟,反而对师弟恶语相向,罚你去打扫天梯一个月。”

 

“掌教真人……”陵端忙辩解,“是欧阳少恭……”

 

“还不快去!”掌教真人冷声喝道,陵端吓得一个激灵,不甘不愿地去接受惩罚,而作为受害人的少恭则被掌教真人安慰了一番,顺道因为被师兄弟欺负的原因吃了好几顿好的。

 

百里少侠目瞪口呆,从来不会撒娇卖萌的小少侠感觉小师弟好厉害。

 

所以说端哥,不作就不会死啊。

 

第二天天墉城就传出二师兄浑身长满疹子的八卦。

 

当然,这些都跟少恭没有半毛钱关系,屠苏表示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

知道真相的凝丹长老,咬牙切齿地琢磨着怎么把欧阳少恭挖过来给自己当徒弟。

 

几天后少恭去后山给屠苏送饭,远远就看见了几个人围着自己家师兄,立马跑了过去,近看居然是陵端,不管三七二十一少恭立马戒备,“二师兄找屠苏什么事儿?”

 

陵端带着肇林陵广陵义陵孝过来本是找屠苏麻烦,却也没想到会遇到欧阳少恭,真是冤家路窄,“我找他关你什么事儿?”

 

少恭一把把屠苏拉到自己身后,不过七八岁的孩子偏偏气势不小,小脸一扬,冷哼一声,“天梯扫完了吗?我这就去禀告掌教真人,你违抗师命,欺负同门。”

 

陵端一听这事就来气,恶狠狠地说:“欧阳少恭,你有本事别告诉掌教真人,我和你单挑。”

 

少恭才不理他,眉梢一挑,笑道:“你有本事别带其他人,自己和屠苏打啊,你敢吗?”

 

陵端气得浑身发抖,他要是自己打得过百里屠苏哪里还会带人过来,恶声恶气地吼道:“总有一天我会把百里屠苏赶出天墉城,你等着吧,哼。”

 

少恭比陵端矮半个头,抱胸蔑视道,“我会把你的话一字不落地告诉芙蕖师姐。”

 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你你……你给我等着”陵端气结,重重地哼了一声,转身一把推开肇林和陵广就离开,其他的小跟班乖乖跟上。

 

哼哼哼,哼什么哼?少恭不屑地想到,扭头看向木讷地小少侠,恨铁不成钢地训说道,“屠苏,你又不是打不过他,对付陵端这种人就应该来硬的,打得他怕。”

 

屠苏开口:“欺负同门是要被逐出天墉城的,我不想师尊为难。”

 

少恭看他低下头,声音听起来十分委屈,挠了挠头,说道,“你说的也对,算了,我给你拿饭了,你先吃吧,我去找大师兄去了。”

 

屠苏点点头,少恭摆摆手就离开了。

 

等小孩蹦跶到临天阁后,推开门就扑了过去,屋里的陵越刚换好衣服宠溺地接住他,揉了揉他的头发,笑道,“回来了,吃饭没?”

 

“还没有,想喊你一起去吃,嘻嘻。”

 

陵越如今伤好了大半,也想出去走走,于是愉快地答应了少恭,欢欢喜喜的拉着他去吃饭,出门时才注意到少恭腰间一块奇怪的配饰,问道,“少恭,你腰间的是什么东西?”

 

少恭低头看了看,说,“烛龙之鳞,世尊给我的。”

 

“那可要收好了。”陵越笑着说道。

 

好不容易陵越终于伤全部好了,少恭也没有借口可以继续不去早课了,只好跟着大家一起练剑,奈何结果实在是,惨不忍睹,陵越只好在大家练完之后拉着他去后山练习。

 

八岁的孩子是调皮的,九岁的孩子也是调皮的,十岁的不仅调皮,还有些叛逆,十一岁的更叛逆了。

 

十二岁的少恭个子窜了又窜,脾气也是见涨,于是乎,二师兄一众弟子就倒霉了。

 

不是今天偷偷给小师弟下药,就是明天给陵端推销广场舞麦丽素,或者送一些稀奇古怪的药给芙蕖,美名其曰美颜丹。

 

到后来,整个天墉城,除了长辈们以及陵越,大家一看到少恭笑眯眯地讲解某某丹药的性能的时候,二话不说,就是跑。

 

其实少恭真疯起来的时候,陵越……也逃不掉!

 

这日天朗气清,万里无云,阳光明媚。

 

屠苏打算带着阿翔出去玩,才刚走出临天阁,就和迎面而来的小师弟撞了个正着。

 

少侠忙退后几步,站定了才发现少恭脸色苍白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,屠苏关切地询问:“少恭,你怎么了?这欺负你了?”

 

少恭咬着唇瓣,硬是不哭出来,哽咽道:“陵越罚我去后山面壁思过一个月。”

 

“我去教训他……什么?大师兄罚你?”屠苏觉得自己耳朵可能坏了,大师兄平时对少恭,已经偏袒到毫无底线的地步了,简直是含着怕化了,捧着怕被吹走了,抱住怕被咯着了。

 

没想到有一天大师兄也会处罚小师弟。

 

屠苏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看少恭这样子就知道对方多难过了,只得干巴巴地安慰道:“大师兄可能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

少恭红着眼眶,没说话,错开了屠苏就走了。

 

百里少侠不放心,不过又不好跟上去,阎王打架小鬼遭殃,他怕少恭一个不顺心又给自己喂药,真是心塞啊。

 

天墉城的夜晚并不温暖,尤其是现在还是春天,少恭伤心难过,也没带多少衣服就去后山了,加之平时不怎么喜欢练剑修习,此刻难免感觉到寒冷。

 

四周的墙壁虽然可以遮挡一些寒风,但还是架不过夜里的孤冷,‘嘶’一阵寒风刮进来,少恭冷得赶紧背过身去,不停地搓着双手,感觉自己手脚都要冻麻了。

 

被大师兄处罚,现在又是这样糟糕的坏境,少恭心里难受得想哭,一气之下伸手一拳打出去,却不想对面其实是墙,然后,华丽丽地手疼了。少恭将自己缩在一块儿,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心里委屈得不停地骂陵越,琢磨着出去了一定要狠狠地整他。

 

 

少恭哈着气,默默地揉着手,却不料肩膀的突然多了一物,他扭头一看,竟然是一床被子。

 

扭头一看,可不就是天墉城光风霁月的大师兄嘛。

 

陵越拿被子裹住他,一脸无奈地唠叨:“怎么这么不懂事,后山阴寒,应该多带点保暖物品上来的,万一生病了呢?还去打墙壁,受伤了可怎么办?说自己长大了,结果就是这么没有分寸?”

 

虽然知道这人是担心自己,但少恭并不买账,冷哼一声撤掉被子,淡淡嘲讽道:“大师兄不去降妖除魔,来这儿做什么?若是耽误了大师兄救济天下,少恭可担待不起。”

 

陵越轻笑一声,“怎么?还在生气?看来一个月的时间不够你反省的,应该多加几个月。”

 

“正好,后山清静,少恭也好静下心来慢慢清修,大师兄,请回吧。”小师弟不咸不淡地回击。

 

陵越仿佛并不在意一般地点点头,“那好,我走了”

 

少恭气结,脸上还要装作毫无在乎的样子,“不送。”

 

“哎呀,少恭你头顶有蜘蛛。”

 

少恭瞬间瞪圆了眼睛,吓得语无伦次,“蜘蛛?在哪里?在哪里?快把他赶走,快赶走他……”

 

恶趣味的大师兄噗嗤一声就笑了,少恭紊时呆了一下,转瞬立马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,顿时气得火冒三丈,嗖地站起来就要打陵越。

 

陵大侠不躲不闪,反而一把将少恭给拉进怀里抱住,任凭小师弟如何气愤打骂都不放手,少恭虽然生气,也没有下重手,心里越想越觉得委屈,眼眶登时又红了。

 

不怪他矫情,而是陵越从来没对他说过一句重话,突然就要罚他,少恭到现在还有点难以置信,就算是被紫胤真人掌教真人罚他都没觉得怎么样,但是换了陵越,他就是接受不了。

 

两人都不说话,少恭被抱着,陵越从他后背输入灵力,保证少年不被寒气侵袭。

 

良久,少恭才开口问道:“你不是不喜欢我吗?找我做什么?”

 

陵越觉得自己跟不上少恭的脑回路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你了,你可不能冤枉我。”

 

“你都罚我了,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?”

 

“爱之深责之切。”

 

“那我不要你的爱了,我不稀罕你了。”

 

陵越被他逗笑了,不顾对方的阻拦揉了揉少恭的头发,温柔地说道:“你不稀罕我,我可稀罕你了。”

 

少恭柳眉一横,怒道:“没见过这样稀罕人的,你出去。”边说边指着洞口,气势汹汹地恨不得对陵越咬上一口。

 

大师兄也不着急,慢悠悠地问他,“那你说说我罚你,哪儿做错了?你抓毒蛇放在师弟们的床上,若不是凝丹长老及时救治,可能他们就死了,视他人性命为儿戏,你觉得自己做得很对?”

 

少恭一听有些心虚,但是碍于面子还是不肯低头,嘟囔道:“那不是没死吗?”

 

陵越被他气笑了,反问道:“那如果被毒蛇咬的人,是我呢?或者是屠苏被咬呢?难不成都是只要没死就成?”

 

少恭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,默默低下头去。

 

陵越接着说:“毒蛇虽然没要了师弟的命,但是小师弟却因为毒液要在床上躺上几个月,中毒之时,痛苦难忍,苦苦挣扎,感受着自己的生气被一点点的夺走,解毒之后,只能在床上躺着,,还要忍受解毒后的副作用,浑身麻痹,说不出话来,无法同别人嬉笑打闹,无法练剑修习,更无法自己照顾自己,如同废人,你说,罚你一个月,算不算过分?”

 

少恭本就心虚,听了陵越说得话后更是羞愧,他低声说道:“我只是想捉弄一下他,而且,我也随身带着解毒丸,只是没想到那蛇毒那么厉害,解毒丸也不管用。”

 

陵越看他头耷拉着,心想小师弟也只是太过顽劣了,本质还是好的,随即顺着他说道:“我知道少恭并不是真想对小师弟如何?可是别人不知道,试想,如果哪位师弟真出事儿了,他的朋友们,难道就不会难过?万事三思而后行,以后切记不可再随性而为了,也要考虑一下后果,明白吗?”

 

少恭被教训了一顿,也不反驳,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,“明白了,以后我不会乱来了。”

 

陵越看他耷拉着脑袋的样子,心想:果然还是要把事情说严重一点好,这小子也太无法无天了。


荼丰真的冷得我瑟瑟发抖😭😭为什么没人产粮,感觉自己快饿死了😭

越恭―穿越时空的恋人神马的最讨厌了2

ooc依旧存在,慎入,灰常的欢脱😂😂😂

夏天打败你的不是天真,而是天真……热!

兰生骑着自己的自行车🚲,吧嗒吧嗒地往家里赶,此刻校花都没有空调的魅力大。

然而,意外总是令人始料未及的,一道黑影突然出现,兰生猝不及防,直直撞了上去。

“唉呀对不起对不起,你没事儿吧?”

兰生赶忙道歉

“兰生?”

“嗯?你认识我?哎?cos……play?”

然后,自行车的后座,多了一个人。

兰生问他:“这位同学,你家住哪儿?我送你回去,撞着你了不好意思。”

“我家在琴川”

“琴川?没听过,新建的小区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对了同学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百里屠苏”

“你父母取名字真懒,过年喝屠苏酒的时候取的吧”

“……不是”

“不用骗我,肯定是,对了你还没说你家在哪儿呢?”

“琴川”

“哪条街?”

“……”

“多少号?”

“……”

兰生按住刹车停下来,转身问道:“你不会是被父母赶出来的吧。”

屠苏:“……不是,我不知道我父母在哪儿。”

兰生听了苦恼地挠着头发,不甘心地问道:“你该不会是迷路了吧?来这边参加cosplay的比赛迷路了?”问得兰生自己都吐槽自己。

屠苏心想:我的家就是你的家

对面的少侠一问三不知,兰生不由自主地翻了个白眼。

“小心”

突然,屠苏看见一块巨大的铁皮飞奔而来,眼看就要撞上兰生,猛地伸手抱住他,一个旋转飞一般地躲开了重物。

“砰”

一辆奥迪撞上了路边的树木……还有那辆飞出去的自行车……

周围立马围上来了不少人,一些打110,一些打120,反而没人注意到他俩。

兰生吃惊地用食指指着屠苏,讲话有些语无伦次“你是……你是……你是神仙??”

屠苏摇头,然而兰生已经笃定了他就是神仙,“神仙,你来我家吧”

二人到家

陵越和少恭一起来开门。

“娘?爹?”

“屠苏?兰生?”

越兰父子蒙圈中

二人进了屋,陵越和兰生互相交换了一下信息,十分确定这是捡回来了俩神仙,于是做饭的做饭,收拾客房的收拾客房。

少恭问陵越:我们不是睡在一起的吗?为什么要准备客房?

陵越os:……单身狗终于有春天了*^_^*

少恭os:到底是下不下药?

荼丰――青梅【竹马】

私设,ooc灰常严重,慎入慎入

神荼和丰绅从小就是领居,丰绅住在三楼,神荼住在四楼,两人相差一岁。准确的说,是丰绅比神荼大一岁,但由于丰绅父母的粗线条,一不小心把丰绅的出生日期填错了,变成了他和神荼同岁。

于是这俩从小就是读的同学校同年级甚至同班。

四岁的神荼已经显露出高冷男神的范儿,走哪儿都绷着一张脸,为此丰绅很喜欢用猫咪的尾巴去扫他的脸,看他皱眉头躲开,有时还会破功打个喷嚏,丰绅就会哈哈大笑。

七岁的时候俩人一起去上学,路上下起了大雨,丰绅就把书包举起来挡在自己头顶,神荼看他举动,默默将雨衣收了回去,也依样画葫芦学丰绅。

丰绅问他:“你怎么不穿雨衣?”

神荼看他淋湿的样子,酷酷说道:“我是男孩子,不穿雨衣”

丰绅笑他:“那你干嘛带?”

神荼被噎得说不出话来,冷着脸就走了,丰绅赶忙追上去,“神荼弟弟生气了?我不是故意的”

神荼瞪了他一眼“你比我晚出生三天,你才是弟弟”

丰绅不承认:“那是我爸妈写错了,我比你大一岁”

“我信政府”

丰绅一滞,瞬间炸毛:“你就是比我小,你要叫我哥哥”

神荼不理他,心想就算是真的我也不喊。

两人争论着到了家,丰绅彭的把门一关,神荼心里委屈,但是他不说,默默回了自己家。

小孩子吵架,来得快,去得也快,第二天神荼请丰绅吃冰糖葫芦,两个人又好得像一个人一样。

十五岁的时候,丰绅喜欢上了班花固伦,神荼成了电灯泡,他想:以后应该是一个人回家了。

然而,每天依旧还是他们俩一起走,神荼问他怎么不和固伦一起走,丰绅听了一脸鄙视地看着他:“固伦住校”

神荼哦了一声不再说话。

十八岁那年,两人一起高考,高考之前,丰绅给神荼补课,一边说着公式一边碎碎念“让你平时都跑去打篮球,这下惨了吧。”

神荼默默记公式,心说:你不就数学比我好一丢丢嘛

高考结束后,绕是神荼也彻底葛优躺了。

丰绅第二天跑来找他玩,要一起去漂流。

神荼满心欢喜和他一起去,到了才发现,哪儿还有两个人,一个是固伦,一个是安塞尔,他看着固伦挽住丰绅的手臂,觉得胸口有些堵得慌。

就在他以为丰绅会和固伦坐在一起时,他却看见丰绅将固伦扶上去之后,把安塞尔给推了上去。

“你和我坐?”

“对啊,你既不会划,也不会游泳,做哥哥的,要照顾着你”

“我才是哥哥”

“事实胜于雄辩,我的户口本去年改过来了哦,别忘了你可是团员,要相信政府。”

神荼:……

两人一起坐上了皮划艇,神荼不会划,于是拿着小水瓢玩水,丰绅扭头看他有些无精打采,于是给了安塞尔一个眼色。

毫无防备的,神荼被泼了一身的水,丰绅哈哈大笑,随后自己也被淋了一身。

神荼:“礼尚往来”

哪门子的礼尚往来?泼你的是安塞尔又不是我。

丰绅不服输地想泼回去,奈何神荼水瓢在手,于是处了下风。

四人划了一会儿,到了一个处水深的地方。

神荼此时正坐在皮划艇的边缘玩水,猝不及防安塞尔操作不稳,直直撞了过来。

“扑通”

“噗通”

神荼和固伦双双掉进了水里。

丰绅立马扔了竹竿跳下去将神荼救了起来。

“咳咳……”神荼被水呛得不轻,丰绅连忙拍他后背,着急问道:“怎么样?有没有那里难受?”

神荼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。

出了事丰绅也不想继续慢悠悠的划了,快速到达终点后就火急火燎地跑去拿衣服。

“我们去医院”丰绅皱着眉说道:“你的身上好几处都受伤了,又泡了水。”

神荼摇头:“只是小伤”。

“万一破伤风呢?”

神荼&安塞尔&固伦:……

最后还是没去成,四人坐车去了一家烧烤店。

趁着安塞尔和神荼去拿食物,固伦问丰绅:“我落水了你怎么不救我?”

丰绅疑惑地反问:“你不是校游泳冠军吗?”

固伦郁闷地低下头,喃喃道:“也是啊,我不用救”

不一会儿神荼和安塞尔就回来了,丰绅夹了一块培根给神荼,“喏~给你的”

神荼呆了一下,忍不住唇角上扬,拼命保持自己的高冷样子:“谢谢”

固伦心里酸酸的“丰绅,你怎么不给我烤?”

丰绅纳闷了:“你不是说要减肥吗?”

固伦:“……”

气愤突然变得有些微妙,固伦低着头自顾自地吃着,时不时抬头看一眼丰绅和神荼的互动,又再度低下头去,安塞尔看着气愤不对,老老实实和土豆作战。

丰绅有些不明白自己那里惹固伦了,于是不停地给她烤东西,然后……他发现神荼不对劲了……

好不容易吃完了烧烤,丰绅肯定是要去送固伦的。

神荼黯然,“早点回家”

丰绅拍拍他肩膀:“放心吧,不远。”

人都说距离产生美,可是,有时候,却会让感情变淡。

大二下学期,丰绅接到了固伦的电话。

“分手吧”

两个人,一个在北方,一个在南方。

丰绅抬头看了看璀璨的星空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神荼知道他和固伦分手之后,做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去找丰绅。

他以为丰绅会颓废,然而当他看见他时。

丰绅笑着冲他打招呼:“好久不见”

神荼干巴巴来了句“端午才见过”

今天6月3号,端午5月30号。

丰绅呵呵笑着也不觉得尴尬,带他去酒店。

晚上两个人睡在一起,神荼按耐不住,问他:“你还好吧?”

丰绅睁开明亮的眼睛:迟早的事。

神荼不明白,在他的印象里,丰绅很爱固伦。

“青梅竹马……”丰绅转身注视着神荼的眼睛,轻笑道:“我可能不爱青梅。”

神荼看着他的眼神,心理涌出一阵奇怪的感觉,他张了张嘴,却没发出任何声音。

“我觉得,我应该爱的是竹马”

神荼:!!!!!!!!!!!!!!!!!!

想去楼下狂跑五十圈肿么破?

感觉我好久没更了。王者荣耀害人不浅啊

我怎么感觉攻很没人权呢?可能我玻璃心了……吧

这个????可以吗????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